位置: 主页 > P酷生活 >艺术天才与毁灭:当乔伊斯的女儿露西亚遇上荣格 >
  • 艺术天才与毁灭:当乔伊斯的女儿露西亚遇上荣格

    2020-08-01

    艺术天才与毁灭:当乔伊斯的女儿露西亚遇上荣格

      人们对詹姆斯‧乔伊斯(James Joyce)的女儿露西亚‧乔伊斯(Lucia Joyce)所知不多,外界对她的看法不外乎是其「毁灭性的人生」,以及作为乔伊斯家「生病的第二个孩子」。

      着有露西亚传记《Lucia Joyce: To Dance in the Wake》的美国学者卡萝‧洛布‧施洛斯(Carol Loeb Schloss)则坚持反对这种被普遍接受的论点。她认为露西亚幼年随家庭流浪和非常规的成长经历,加深了她在青春期的迷惘,并缺乏(也从未得到)她所爱之人的指导和认可;即使是死后,她仍是个被命运误解的个体。

      乔伊斯曾如此形容这个终生困扰着他的女儿:「我拥有如火光闪耀的天赋都传给了露西亚,而这在她的脑袋里引燃了漫天大火。」事实上,在露西亚被疾病毁灭以前,她是一个非常成功、才华洋溢的艺术天才。

      青少年时期,露西亚一心梦想成为现代舞者,还是个造诣极佳的插画家。年轻时她加入了六名女舞者组成的舞团,很快地就在法国、奥地利和德国等地演出。《巴黎时报》(Paris Times)的评论曾写道:「露西亚‧乔伊斯确实是其父之女,她拥有詹姆斯‧乔伊斯的热情、精力,并是个仍待确定的天才。当她将跳舞律动的才华充分发挥以后,詹姆斯说不定会被叫作『露西亚的父亲』。」

    艺术天才与毁灭:当乔伊斯的女儿露西亚遇上荣格

      到了二十岁时,她抛弃了舞蹈和绘画,并绝望地爱上了父亲的助手:21岁的萨缪尔‧贝克特(Samuel Beckett)。而贝克特很快地就结束这段单方面的爱慕,明确地表示他对她的情感并非爱情,此举或多或少加剧了她精神分崩离析的情况。贝克特是少数几个往后仍愿意探访她的人,露西亚的母亲诺拉则从未到任何一间医院探视过她。

      她看似璀璨的未来使其殒落变得更戏剧化,她的悲剧激发了各种杰出的传记、戏剧、小说和图像小说:她启发了贝克特的《梦见介于窈窕之间的淑女们》(Dream of Fair to Middling Women),也或许为乔伊斯着名的《芬尼根守灵夜》(Finnegans Wake)提供了晦涩难懂的语言模型。正如乔伊斯所说:「人们谈论我对我女儿的影响,但他们有想过她对我的影响吗?」

      露西亚似乎把分手的原因归咎在母亲诺拉(Nora Barnacle)身上,且行为变得「越来越不稳定」:她开始将食物呕吐在餐桌上;1932年乔伊斯的五十岁生日时,她愤怒地将椅子扔向母亲诺拉;当父亲的朋友为《尤里西斯》(Ulysses)即将在美国出版致电祝贺时,她剪断了电话线;而且还经常试图焚烧东西。

    艺术天才与毁灭:当乔伊斯的女儿露西亚遇上荣格

      在接连几名医生的诊断和露西亚「不愿意被监禁」后,瑞士心理学家卡尔‧荣格(Carl Jung)同意分析她。荣格很熟悉乔伊斯的作品,并曾在1932年为《尤里西斯》写过一篇文章寄给他。荣格的分析认为,露西亚及其父亲都是精神分裂症患者,但乔伊斯「功能正常,因为他是个天才」。

      荣格向乔伊斯的传记作者理察‧艾尔曼(Richard Ellmann)形容说:「露西亚和乔伊斯像是两个在河底的人,一个不断向下坠落,另一个则自在地沉潜其中。」但荣格认为自己没有办法帮助露西亚,最终乔伊斯只能不情愿地将她送到疗养院。年仅25岁的露西亚除了曾短暂被放逐到爱尔兰以外,终其一生几乎都辗转关在收容机构里,直至生命终结。

      乔伊斯和露西亚之间的大部分关係仍是一个谜,由于几乎所有的书信都被乔伊斯的朋友玛丽亚‧乔拉斯(Maria Jolas)销毁,而贝克特也在乔治的儿子史蒂芬(Stephen James Joyce)强迫下烧毁了他从露西亚那里收到的所有信件。露西亚传记作者施洛斯指出,已故的乔伊斯传记作者理察‧艾尔曼和诺拉的传记作者布伦达‧马多克斯(Brenda Maddox)似乎也曾与史蒂芬协议将露西亚的部分拿掉以换取他的合作。

      无论活着还是死亡,露西亚就像是乔伊斯家不愿提起的尴尬存在。1982年,露西亚于疗养院里孤独地去世。她被单独埋葬在北安普顿,远离苏黎世的乔伊斯家族坟墓。

    参考报导:OpenCulture



    上一篇: 下一篇: